栏目导航

全年资料

权头条 著作权侵权赔偿额怎么定?最高法院来告

更新时间:2019-08-12

  “百度一下,你就知道”。自谷歌退出中国市场后,百度便成为搜索引擎界当仁不让的“一哥”,因此尽管百度广告多、垃圾新闻多,大家也只能无奈地说声“那还能怎么办?”后一笑而过。不过,相信也有不少人充分利用了百度的“便利”:年少时,你可曾抄过百度文库上的字小作文?长大后,你又可曾下载过百度网盘中的各种影视资源?这些令普通用户沾沾自喜的小便宜,却可能演变成著作权人哭诉无门的大损失。这不,为维护自己的著作权,北京中青文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简称“中青文”)与百度公司打了六年官司,才终于得偿所愿。

  中青文与百度的纠纷肇始于2013年。因认为百度旗下百度文库、百度移动搜索与百度手机助手侵犯了中青文《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现在,发现你的优势》、《考拉小巫的英语学习日记》3部图书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后者将百度公司诉至法院。因起诉时间不同,纠纷分为两起案件,第一起为中青文诉百度文库侵权案,第二起为中青文诉百度移动搜索与百度手机助手案。

  在两起案件中,中青文均诉称百度的行为构成侵权,且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司法解释)第24条规定的“权利人因侵权所造成复制品发行减少量或者侵权复制品销售量×权利人发行该复制品单位利润”的计算方式主张赔偿数额。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分别于2014年和2017年对两起案例作出终审判决。法院对两起案件的审判思路基本一致。在侵权行为的认定上,一、二审法院均认为百度公司构成帮助侵权:首先,涉案作品系网络用户上传至百度,百度公司作为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提供者,并未实施上传涉案侵权作品的行为,因此百度不构成直接侵权;其次,百度对部分阅读量较大的文档的合法性负有较高注意义务,应积极与上传者取得联系,对相关文档是否属于原创或者是否具有合法授权进行核实,从而采取有效措施防止侵权行为的发生或持续。由于百度并未尽到注意义务,因而构成帮助侵权。在赔偿数额的计算方式上,法院并未支持中青文的主张,而是根据涉案作品的数量及知名度、百度公司的侵权情节、侵权时间等因素,酌情确定百度公司承担的赔偿数额共计为50.3万元。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作出再审判决,支持了中青文的主张,根据司法解释第24条规定的计算方式,判定百度公司的赔偿数额为275.9万元。至此,历经六年,中青文的诉求才终于得到了支持。

  可以看出,本案一审、二审、再审对侵权行为的认定是比较一致的,那么,为何对赔偿数额认定的差异如此之大呢?这得从损害赔偿额的确定方式说起。

  我国著作权法第49条规定了侵犯著作权损害赔偿的计算方式,即“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根据该条规定,一般认为计算方式有三种,分别是权利人损失、侵权人获利和法定赔偿,同时,适用这三种标准时也有先后顺序的不同,即权利人损失第一,侵权人获利第二,法定赔偿第三,且仅在前一种方式无法计算或计算不合理的情况下,才顺延适用下一方式。在本案中,一、二审法院和再审法院适用了不同的计算标准,是终审和再审判决的赔偿数额产生较大差异的原因。

  依照时间顺序,我们先来分析一、二审法院的判决。以“中青文诉百度文库案”为例,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判决书中写道:“原审法院酌情确定中青文公司因涉案侵权行为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为35万元适当。”一、二审法院均采用了法定赔偿的计算标准,至于为何没有采取中青文所主张的权利人损失标准,北京高院的理由是“就网络阅读者的阅读习惯而言,对于较长的作品通常采用分时、多次点击浏览阅读的方式,因此阅读量尚不能等同于作品全文的阅读量,即作品市场的流失量”。

  法定赔偿,即根据侵权的情节在法定赔偿的最低限额和最高限额之间确定赔偿的认定标准。司法解释第25条规定了适用法定赔偿标准计算侵权赔偿额时应考虑的因素,“人民法院在确定赔偿数额时,应当考虑作品类型、合理使用费、侵权行为性质、后果等情节综合确定”。从判决书来看,法院具体分析了涉案图书的知名度、百度公司的过错、以及侵权行为的情节及后果,并认定涉案图书的市场价格为人民币10元/本,综合这些因素确定了实际损失额为35万元,再加上中青文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最终明确侵权赔偿额。

  此外,最高法院在确定百度移动搜索的赔偿数额时也适用了司法赔偿标准,将涉及百度移动搜索的侵权行为的损害赔偿数额酌情确定为5万元。

  在再审判决中,最高法院认可了中青文主张的权利人损失计算标准,认为“在百度没有提供相反证据的情况下,中青文主张按照各个侵权作品的阅读人数以及下载数量来确定侵权复制品的数量并无不当。关于涉案作品复制品的单位利润,对于电子书而言,权利人有权确定书籍的市场价格,在没有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可以依据权利人销售电子书的市场价格等因素,合理确定权利人发行该复制品的单位利润”。

  权利人损失标准,即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一般认为,权利人的实际损失包括直接损失和间接损失。目前来看,如果原告主张以权利人损失标准确定侵权损害赔偿额,须提供有力证据证明自己所受损失的大小。

  因此,内参叔认为,中青文的主张终于得到法院支持,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青文举证的积极性和完备性。为证明中青文所受损失,该公司多次进行公证,为法院提供了直观的数据,且其证据达到了证明标准。相比之下,百度公司并未提出相反证据,法院确应支持中青文的主张,在可以认定权利人损失的情况下,优先适用权利人损失标准确定侵权赔偿额。

  从学理上来看,知识产权侵权损害赔偿额的认定以实际损失为主,法定赔偿为辅,后者是立法者考虑到知识产权损失难以计算和权利人维权的现实困难,吸取相关国家和地区的经验,在我国实际情况的基础上,为侵权损害赔偿的司法救济所作的补充安排。然而在实践中,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通过数据分析发现,法院在确定著作权案件赔偿数额时,采用“权利人损失”、“侵权人获利”、“法定赔偿”的比例分别是21.21%、0.25%、78.54%。一般认为,大多数案件适用“法定赔偿”的主要原因在于举证的困难,著作权本身就属于无形财产,其价值难以判定,加之网络数据的不可控性,使得权利人很难充分证明自己的损失,法院只能行使自由裁量权认定侵权赔偿额。

  成本低、收益高一直是吸引侵权人“前赴后继”走上违法之路的重要原因,相比之下权利人的维权成本高,得到的补偿却可能微不足道,说他们是著作权侵权案件的“”也不为过。因此,有人提出了确定著作权侵权赔偿额的其他路径。

  2013年,时任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庭副庭长金克胜曾提出“酌定赔偿”的计算方式,即根据权利人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侵权所得来确定赔偿,也就是将原有“权利人损失”和“侵权人获利”两种方式综合起来,这种计算方法更加符合实际,更加接近权利人所受的损失,可以更加准确地确定赔偿数额。此外,酌定赔偿不受法定赔偿最高限额的限制,能够更充分地挽回权利人损失。然而,六年过去了,酌定赔偿的计算方式并未得到广泛使用,对此,有学者指出,尽管最高法院如此表态,但在实际情况中能够不受法定赔偿的限制进行酌定的少之又少,使得酌定赔偿变成了在最高法定赔偿标准之下的自由裁量。

  互联网时代,著作权侵权变得更加容易,受众也随之变大,然而写作的难度并未降低,大部分作者的稿酬也没有增加多少。据新闻报道,晋江文学网对VIP章节标价约为每千字3分钱,作者与平台五五分后,作者会从每个购买者身上获得1分5厘。而作品一旦被侵权,作者维权之路漫漫,能追回的损失却少之又少。因此,加大著作权侵权的风险、降低维权成本,可以有效遏制一些侵权行为的出现。由此看来,最高法院这次的判决颇有意义,未来势必对下级法院审理类似案件产生影响,也给置法律于不顾的侵权人敲响警钟。

  1.刘承韪:《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的司法救济与赔偿标准——中国好声音信息网络传播权案的启示》,《科技与法律》2018年第4期。

  2.郑晓红,丛立先,潘伟,梁飞:《聚焦版权案件的损害赔偿问题》,《中国版权》2018年第2期。

  3.许卓斌:《信息网络传播侵权损害赔偿中的实际损失》,《人民司法(应用)》,2014年第19期。买马开奖结果免费资料



友情链接:

全年资料,六合全年资料,2018九宫禁肖全年资料,2018年输尽光全年资料,2018九宫禁肖全年资料,输尽光全年资料,输尽光2018年全年资料。